首页 旅游资讯正文

平利之美:平利

平利特产网 旅游资讯 2020-11-23 20:26:55 101 0 旅游

二十三年前,麦子将黄未黄的时节,我与何大凡女士赴陕南调查农村青年读书活动,特意选了镇坪县。去前安康的朋友都劝阻,说是那一路险象环生,下雨就塌方,当时正下雨。我不听劝阻,执意前往。过平利县时,烟雨迷蒙,只看见路边一排房子。不能说不提心吊胆,实际上心里始终为自己祈祷平安。果不其然,这一路遇见了几处塌方,幸而没有阻碍交通。我们坐的是班车,记得在一个叫秋坪的地方下车吃饭,到处是刷刷的雨水、哗哗的泥水。从镇坪县归来,雨是停了,一处塌方加滑坡加泥石流阻塞了道路,一车的人只好绕行山道过去,被一辆辆手扶拖拉机接送到了秋坪。太狼狈了,便没有了在平利县逗留的兴致,立即换班车返回了安康。人在安康,心才放下了,却感激了平利。如果中间没有平利,我们是否能“平利”归来呢?

平利之美:平利 第1张

二十三年后,也是初夏,去平利可以说感慨良多。当年去平利,没有高速公路直通安康,坐火车要绕汉中,平利之想,如同梦想。当年谁能想象,西安会有铁路、高速公路取直道而通达安康呢?这一路上,我努力地回忆着当年路过平利时的情景,除了人生如梦感,就只剩下一眼烟雨,一溜儿破旧的房子。车在恒口下了高速,路忽然变得狭窄了,但视野豁然开阔了,一车的人都说,沿途的风景很美,但平利的风景更美了。问为什么不通高速公路,迎接我们的任冬莉女士抬手一指:“呶,高速公路年底就开通了!”头顶上果然是高架桥,已经铺了路面。平利,真要平利了!

平利之美:平利 第2张

归来多日,心里一直放不下平利。平利之美,美在神奇。分明是个山区,却怎么就叫了平利?是人的一厢情愿呢,还是天的一种宿命安排?传说平利是女娲的故里,信不信反正有个女娲山在哪里。世间如果真像传说中那样有个补天、造人的女娲,我宁愿她出生在平利,因为这里神奇得不可思议。譬如绞股蓝有“超人参”之美誉,平利就盛产这个,那种长在地上的绿,泡在水里的绿,让人理解了什么才叫绿!看一眼就想吻,看两眼就垂涎欲滴,啜饮一口,真个回肠荡气。至于是否安神,降血压、血脂,试一试就知道了。还有茶,虽然还是茶,喝了后口感确实与一些所谓的名茶不一样。名茶就像一些明星,顶礼膜拜者众,名不副实者也众。平利之茶就如同平利的山泉,喝了放心,起码不闹心,用心去品,必是一种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的滋味。

平利之美:平利 第3张

在平利,可以说每到一个地方,我就扪心自问:我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?我怎么能到了这个地方?我不是神仙,没去过仙境,但我忽然想象人间仙境了。我确信,我到过的地方,如化龙山,如天书峡,如正阳大草原,如许多我叫不出名字或者没有记住名字的地方,不就是人间仙境么?我有理由相信,没到过的地方,如女娲山等,更是人间仙境。如果没有“平利”的道路,我是到不了这些地方的;如果通往这些地方的路早就“平利”,这些地方恐怕早已名扬天下了。平利的好可能就在这里!“杨家有女初长成,养在深闺人未识。”有女不愁长,女美不愁嫁,平利之美,甚于女儿,如何能一直默默无闻呢?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暗中保护着这里,不让风景如九寨沟那般张扬,不让风光如黄山那般招摇,不让风情如庐山那般炫耀,平利的处女之娇美、村姑之质美反而保存了下来,反而给人一种少见多怪的清新悦目。比如正阳大草原,也就是太阳坪草甸,当我身临其境的时候,卧如佛,坐如禅,身心一如,真就被解脱了似的。巴山之巅,怎么会有这么大个草原呢?自平利县奔来,感觉是挣脱了一种山清水秀的诱惑,却被另一种天地间亲密和谐的大美俘虏了,说恍若隔世确实不是夸张,说身在天外真是那种感觉。红日如佛日,白云如莲花,坐卧行走,神气自来、自足,左顾右盼都是美啊!

平利之美,美在与都市不即不离。平利远吗?坐车上丢个盹,穿越秦岭,就眼望巴山了。平利近吗?没有高速公路的年代,一日想往返西安,只能是痴人做梦。放到古代,那更是处江湖之远,不知令多少人向往而失望,甚至绝望。远离都市,等于远离繁华,也等于屏蔽了滚滚红尘。山清水秀却不以为奇,天蓝云白却习以为常;满目清新却视而不见,泉鸣鸟语却充耳不闻;天天吸氧以为氧气就是空气,芳香扑鼻以为生活的地方就该如此。不知污染为何物,取雨水只图方便,雨水与泉水一样甘甜。山就应该林茂而蓊郁,眺望历历在目,如玉簪螺髻;地就应该绿如烟海,绿意盎然,一望的生机,没远没近,让人想入非非。

平利之美:平利 第4张

平利之美,美在自然原生态与人文原动力非但不相互排斥,反而相互吸引。这一切都离不开人!或者换句话说大白话,平利之美,美在人!记得朋友安黎邀我去平利,说了一句大实话:“同行的都是人品很好的人。”同行的朋友有王定成、吴泽民、王向力、李郁、陆三强、贾妍、刘羿群等,都是我的朋友,都以人品立世。其中王定成先生就是平利人,在朋友圈中总是以平利人为荣。他是文学先辈,声名却被书法掩盖。到平利后,又与散文家刘云握手。与他是以文神交,他的人品比文品更高,虽然他的散文没有多少陕西散文家能匹敌。我心目的平利之美、之神奇,多半是刘云散文灌输的。采风三日,乐不思归。归来,大家都赞叹:“平利的山水太好了!”嚷嚷还要再去。我当然要延伸一下他们的赞美:“山水再美,人不美,山水就没了灵魂。”真的,平利的山水是有灵魂的。我笑问平利美女任冬莉、胡青花、余婧:“这一路走来,怎么就不见丑女呢?”她们的脸都笑成了太阳花:“你想啊,平利是什么地方?女娲的故里呀!”我说:“怪不得我越看你们越像女娲呀!哈哈哈……”胡青花说得更有趣:“我们都是女娲牌嘛!”

平利之美:平利 第5张

“女娲牌”?一句玩笑话,点醒梦中人。我想我读懂平利了。三日里接触的平利朋友,几乎都是“女娲牌”的。就说平利县委宣传部长杨友谊吧,他原本在西安的一家高校如鱼得水,现在却以“女娲信使”自居、自励了。我问他:“撇下老婆孩子,习惯吗?”他说:“我已是半个平利人了,平利太好了!”遇到节假日,他老婆孩子最喜欢到平利,每次都玩得不想离开平利。这次采风,他全程陪同。我明白,他是在感受平利之美的细节,心里酝酿着自己的文章。陪同我们采风的其他平利朋友,记得名字的有刘勇、黎盛勇、吴全云等,不记得名字的更多,他们都是平利的人物。平利到了他们的嘴里,翻来覆去都是美,溢于言表都是爱。他们说我们是文人,其实他们才是原生态的文人,他们的担当在平利,他们的梦想在平利,他们的底气也在平利,怪不得他们的文学接地气了。当他们对平利如数家珍的时候,他们成了平利的人文之魂,却寄生于平利的山山水水,使平利之美可以亲近,可以抚摸,可以领悟。我说句掏心话:女娲故里人,只有肃然起敬,不敢等闲视之。

平利,平安顺利;平利,太平利好。与平利有缘、结缘,平利就结伴而来,这是福报嘛!福报所有来平利者:平利之美,如茶,如酒,如禅。用心灵去品,回味不尽。


版权声明

本平台发布的内容(图片、视频和文字)以原创、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;
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,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;
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pltcw.com/lyzx/11.html

评论